2019年 德国政坛陷着迷茫--国际--公民网

更新时间:2019-01-14

  当地时间1月6日,德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肖尔茨率先表示,其有意代表所在的社民党在下届大选中角逐总理一职。这是自现任总理默克尔去年12月卸任基民盟主席以来,德国主要党派中首位明确公布参选总理动向的政治人物。他所在的社民党是仅次于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的联邦议院第二大党团。当被德国媒体问及其自己是否有信心担任总理一职时,肖尔茨给出了断定的答复。肖尔茨认为,自己如果在选战中遭遇刚从默克尔手中接过基民盟党主席一职的克兰普-卡伦鲍尔,或是曾与后者竞逐党主席的默茨,都有胜选的可能性。德国权威民调“德国趋势”去年12月初的考核结果显示,德国重要政治人物中,肖尔茨的支持率为46%,仅次于默克尔的57%,而社民党的最新民调支持率则为15%,显明低于联盟党的31%。

  德国《图片报》则于上月报道称,基民盟盼望在明年欧洲议会选举后或明年秋天大联合政府任期过半时,与另一执政党社民党分道扬镳,起因是后者的支持率不断下降。在与社民党进行切割后,基民盟活力继续过错基社盟,与目前的在野党自在民主党组成新政府。自由民主党也有此动向,不过雄姿飒爽的自由民主党引导人林德纳则提出了动摇的条件:默克尔必需不再担任总理。《图片报》称,默克尔已经为此做好准备。《明镜》周刊也表现,默克尔有意提前把总理之位让给卡伦鲍尔。尽管基民盟内部好像对此远未达成共识,但也说明了当前大联合政府并非铁板一块,两大党的衰弱让诸多在野党都想分一杯羹。

  2018年12月7日,在德国汉堡,克兰普-卡伦鲍尔(前左)在会议开始前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交谈。新华社发

  自默克尔宣布不再担负基民盟党主席一职时,德国人就把这段时代称作“后默克尔时代”。只管默克尔中意的接班人卡伦鲍尔如愿击败默克尔的“去世对头”默茨成功入选,但有着“小默克尔”之称的她无论是执政教训还是人脉基础都远不迭默克尔。有分析指出,默克尔原本渴望在本届联邦总理任内缓缓将权力和资源过渡给卡伦鲍尔,然而从天而降的危机让她措手不迭,卡伦鲍尔被迅速推到了前台。然而,社民党诞生的德国副总理肖尔茨野心毕露,有着自民党欲望之称的青年才俊林德纳对结合执政亦虎视眈眈,再加上支撑率一直回升的绿党跟一路高奏凯歌的右翼政党“取舍党”,默克尔时代的一枝独秀不复存在。自此,德国政坛进入了诸强林破的“战国时期”。

  主政德国13年的默克尔很清楚,当初她正面临最危险的时刻,很多人对联邦政府牢骚满腹。本届德国大选组阁就花费了很长时光,之后又是纷争始终。当初距离2017年联邦选举刚从前15个月,大同盟再次组阁还不足一年,然而本届政府自成立以来,不哪个月能与危机绝缘。默克尔先后阅历了盟友的背离、对手的弹劾、选民的背弃以及在腹背受敌中被迫辞去党主席职务等危机。在2015年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人物时,风景无限的默克尔兴许从未想到会经历如此大的挫折。

  不久前,德国媒体《时代》周报传出默克尔可能年初退位。《每日镜报》则猜想,默克尔可能会帮助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成为总理,以便她带着新官上任的活力跨入5月份的欧盟选举。尽管被许多专家认为是无稽之谈,但也从侧面说明默克尔在总理这个位子上已经坐得风雨飘摇、艰难坚持。

  德国的跨年之夜,铁娘子一改往年穿着娇艳的惯例,仅低调地着一件浅灰色正装面对镜头前的德国民众,以略显疲乏的声音作为终场白:“今晚,我首先想到的是在今天落下帷幕的、政治上极为艰难的一年。”默克尔在新年讲话中做了自我批评。她坦言对自我进行了审视,在本届破法周期结束后,她将不再谋求担当任何政治职位。

  按照通例,一国领导人的新年讲话应该是为公民打气,展示本人一年的执政成绩。然而,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年的新年讲话却被此间媒体以为是“流露出多少许无奈和迷茫”,或者这正反映出2019年对风雨飘摇、举棋未定的德国政坛来说并不好过。

  只管看似默克尔已经“挡住了很多人的升迁之路”,然而德国许多民众仍然决定支持“给德国以母亲般保险感”的这位女长者。默克尔的标志性动作便是象征坚固和安全的五指交叉菱形手势。也良多年之后,人们会吊唁这位政治家给德国、欧洲乃至世界带来的和平、包容、合作的观点。正如其备受争议的难民政策,一方面难民大范畴涌入给欧洲和德国带来了许多治安危机,另一方面德国的容纳性举动正与这个国度的二战后反思和自责情感密不可分。(记者 田园)

  然而,日子还得过。被称为“小默克尔”的基民盟新任女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必须扛起基民盟的重担,乃至将默克尔主张的德国跟欧洲政策持续和发展下去。默克尔在新年讲话中提到德国仍面临景象变革、移民政策调解以及打击恐怖主义等诸多挑战,此外,乌克兰危机、欧洲一体化进程、欧美关系的龃龉乃至伊核、朝核、中东牢固等地区热点问题还亟待默克尔这位世界政坛大佬的加入,英国脱欧期间,“德法”双引擎引领的欧盟离不开德国的摇动支持,法国总统马克龙推行国内改革尚举步维艰,默克尔必须站好最后一班岗。此外,德国自2019年1月1日起成为联合国安搭理非常任理事国,德国政府必须致力于推动国际配合,国际社会仍对德国抱有很高等候。默克尔说:“应答当今时期的这些挑衅,咱们只能团结在一起,与其余国家奇特努力。”

  风雨飘摇的“女强人”

(责编:赵艳(实习生)、樊海旭)

  诚然,默克尔作为政治人物的权势已经大不如前,然而默克尔的诸多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正如默克尔在新年讲演中呐喊德国连续保持“开放、包容、尊重”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让咱们国家富强。我们必须一起信奉这些价值观,即使它们让我们感到不适和辛苦”。2019年的德国政坛,仍然离不开默克尔。

  后默克尔时代诸强林立